CBA

凌仕江:去尼木过藏历年“毕业”

2020-03-26 01:10: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http://www.frguo.com/ 2015-08-10 凌仕江

部队上有一种习俗叫吃 兄弟饭 。意思是说,你就要退伍离开一个集体了,会有很多打算继续留在部队的兄弟,请你吃饭。他们既想留住曾经的战友情,又想表达未来兄弟的亲密无止境。

于是,兄弟们都会提前为你安排好吃饭的日程。

我的第一顿兄弟饭是班长安排的。班长是全军优秀标兵。那天班长托炊事员去街上买了很多好菜回来。床边上、地板上、写字台上,到处铺满了旧报纸,上面摆满了碗碟,旮旮角角坐的都是人,有的还从其他班借了一些板凳回来。长条的茶几上放满了纸杯,里面装的不是血酒,而是冰红的茶水(部队严禁喝酒滋事)。班长端起一杯,站起身,认真地看了班上的每一个人,最后把目光放到我脸上。他本来准备有致辞,但却无奈地摆摆头,说,无酒不成席,可今天你是主角,我们却只能以茶代酒,对不起了。

其他几个战友,还没怎么动筷子,眼睛便开始湿润。

我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感谢大家的话。

班长的手抖个不停,有茶水滴落到我的膝盖上,有点热,有点凉。班长说: 吃了这顿饭以后,你和我们就各奔天涯了。

战友们假装平静地吃菜碰杯,想到军旅一生终须一别,我控制住内心不良情绪的影响,独自喝下满满一杯浓浓的苦丁茶。哪知,当我再次抬起头时,背对的班长已成泪人儿了。

正在此时,门 吱呀 一声被风吹开。随风而来的是排长,他放下怀抱里温暖的枪枝,脱下沾满雪花的冰凉大衣,用犀利的目光扫射大家一眼: 没出息,你怎么当班长的?谁让你哭的?有啥好哭的呢,吃兄弟饭是不能随便哭的,你一哭,其他人再跟着闹,这兄弟的情义就被搞砸了,你懂吗? 话完,排长从桌子上端起茶水和我甩了满满一杯: 谁也不许哭,这一杯后,我们就是永远的兄弟了,以后无论走到哪里,不管混得好与不好,大家都要相互关照。

那顿饭之后,我忽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被抛出局。后来还有几顿摆在日程里的兄弟饭都被我找借口拒绝了,离别的军号声迫使我迅速明白了天涯、人生、责任、担当、风险、社会、世界这些过去常被退伍老兵提起的词汇。

事实上,离开部队以后,我不曾被那个情谊浓浓的世界抛弃,当那顿记忆犹新的兄弟饭在琐碎疲惫的日子里慢慢变成回忆的时候,班长忽然来电告知我,有位兄弟又要下山了。我拍手叫好,来呀,来呀!只要是兄弟,只要还记得我,欢迎你们都来找我。我负责在酒楼里把兄弟饭备好。

是个雨天,雪山上的兄弟终于来了,我们对望几眼,还是那两团熟悉的高原红,还是那一袭训练场上磨破的迷彩服,还是那夹杂着藏乡味的普通话。兄弟见到我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拘谨地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领带结,很没头绪地跟我聊起退伍后的打算,我不顾一切地给兄弟斟满浓香型的舍得酒。小小的月光杯端起来,我提议第一杯先干了。哪知兄弟说什么也不干,甚至连舔一口的表情也免掉了。我放下脸: 兄弟,怎么了?难道一年不见,我们就生疏了吗?

不,不,兄弟,请原谅,我不敢喝酒。

兄弟,你看看这里是哪里?这里不是部队了,放开喝吧!

兄弟摇摇头,表情很矜持。

你这不是我们兄弟的作风吧,是不是嫌兄弟的酒不够好 ?|

不,不,不,这酒,很好很好呀。

好就喝呀,兄弟之间哪来那么多客气。

我不是客气,兄弟,你可知咱班长?

班长?得知兄弟你要退伍的消息,就是前几天班长亲自告诉我的呀。

班长没了,我们的班长没了。

啥?你在说啥? 我的神经猛然紧张起来。

班长为了让今年的兄弟饭吃得比去年更有气场,他擅自把满桌的茶水都换成了酒水,他为兄弟们豁出去了,他把命给喝没了。

我一直沉默地望着兄弟,直到华灯初上,直到清澈的泪水写满城市浓妆艳抹的脸,直到所有的影子消失在冷冷的玻璃窗外,我们不曾说一句话。

|得了盆腔炎吃什么药
静脉曲张发痒怎么办
小儿优卡丹的作用
金戈和希爱力有什么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