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徐大发下跪借钱只是自救的行为艺术编制

2020-11-18 05:2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徐大发:下跪借钱只是自救的“行为艺术”

6月30日,成都市武侯区航空路新希望大厦外,一名男子带着14个人集体下跪,手举标志牌向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元治病,上面写着“借我一百万,我打工还你一辈子”的字样。(7月3日《新京报》) 莫向松向富豪集体下跪借钱,不少人质疑其道德绑架。从表面看来,这种行为确实有点过分。带着一帮子人跪在那里,开口就是一百万,没有征求意见更没有商量,分明就是给对方难堪,类似于乞丐的“逼捐”。爱心捐款应该遵循自愿原则。而且“借我一百万,我打工还你一辈子”这类承诺也很不现实。加之男人膝下有黄金,小莫不应该如此跪下“借钱”。但从实质上看来,不能简单地将此看做是“道德绑架”。 不客气地说,38说“道德绑架”的人本身就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审视这件事,也无异于一种“道德绑架”。如果设身处地地站在莫向松的角度看,就不会发出此类“恶”的评论了。 莫向松出生3月后母亲去世,父亲因此精神失常,自己从小与养父母一起生活,他不可能承担巨额治疗费用,他的困难是一种现实。他并未向红十字会等慈善机构求助,也没走官方渠道获取援助,是因为不清楚怎样的渠道可以实现求助。即便向这些渠道申请了,实际作用也有待于检验。而且,此前他也曾尝试过“裸晒”晒死癌细胞的活动,引来不少本地媒体关注,但都收效甚微。 在这种情况下,莫向松的下跪借钱只是一种积极自救的“行为艺术”而已。每个人都应当珍惜生命健康权,为了抵抗白血病,争取好好地活着并没有错。被借钱的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可以说不,但不能说是遭到了“道德绑架”。如果有爱心,捐献或借钱也可以。当一个人处于生命困境时,任何机会都可能是拯救其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对小莫的行为我们应该给予理解和支持,甚至直接伸出援手。 我就是想活下去。父母养我二十多年,我不想自己就这么没了。如果能活下去,我将来会回报社会。我想过,等有空了去孤儿院当志愿者……这是莫向松的心里话。当你读懂了他的心声后,还认为他的下跪借钱是一种“道德绑架”吗?我们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换做是你,或许也会这样。无论是炒作也好,“绑芯片中存储持照人姓名、出生日期、照片等个人基本信息架”也好,小莫的积极自救没有错。他的这种“行为艺术”,对被借钱的富豪,对我们,对社会都是一种爱心检验。如果没有切身体验,没有赠人玫瑰,只是“键盘侠式”批评与指责,岂不也是种冷漠的“道德绑架”? 徐大发

:杨虹磊)

氢氯噻嗪成分的降压药与氨氯地平成分的哪种好
短效的口服避孕药
TX品牌
华邦制药阿维A胶囊作用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