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文革前毛泽东斥责北京市委总是怕字当头收购

2020-05-21 07:23: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革前毛泽东斥责北京市委:总是“怕”字当头

人民大会堂大会后,新市委负责人开始屡次在万人大会、十万人大会和在各个大学的大会上检讨实行了 资反路线 的毛病。我和李雪峰检讨了不下10次。

说几个当时的情节。有一次李雪峰在北京大学作检讨,我和刘建勋(刚从河南调来的北京市委书记)在场。检讨大会由聂元梓主持,大会开始后,聂元梓对我说外边有人要把李雪峰揪走。我说不行,我们一方面是检讨毛病,一方面是支持你们,你们应该派纠察队保护嘛。

结果聂元梓根本未作任何保护,而是勾结从事,李雪峰检讨完了,没有上车就被一些人架跑了。

我很生气地对聂元梓说:李雪峰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你要负责想法找回来。我知道这伙人是受聂元梓指使的。

1966年11月10日,毛泽东、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革命小将

聂元梓一句话回答我说,她没有办法。

刘建勋见事,着了急,坐车追风逐电般随着揪走李雪峰的那伙人到了政法学院。结果他也被揪到一个会上挨了斗。

我回来后,将情况紧急报告周总理。过了1晚,周总理派周荣鑫去政法学院才把李雪峰和刘建勋要回来。

接着,北京工学院贴大字报,限时要我去检讨 资反线路 毛病。我检讨完后,学生们一下把我的稿子抢走了,还把我扣住批斗了好几天。

北京工学院还没放我回去,我又被一批从吉林来的造反派蒙上眼睛,架到汽车上拉走了。

吉林来的造反派在我完全陌生的地方审问了我一次,还把我拉到火车站,说要押送我回吉林接受批评。到车站后,由于火车不通,才没有走成。

他们关我的地方没有床,睡觉只能躺在地板上。我记得我的房子门内放着一个大铁哑铃,有一个人昼夜监视着我。到了夜晚,我提出要服安眠药才能入眠,他们怕我自杀,抢走了我的安眠药。

这些揪我的人有些是地质部系统的,地质学院的,他们就不能偏科哦!画皮Ⅱweb版玩家交流群:在ACC《画皮Ⅱweb版》中坐的汽车是地质部的。

我对这些吉林的造反派说:我在吉林工作了11年,我要求过周总理是不是要回吉林交代清楚,周总理说中央不同意。现在你们没有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小组的指点,我不能去吉林。

半夜,这些吉林的造反派要我给周总理打,要求周总理接见他们,但不讲我现在被关押的地址。

一岁宝宝最近不爱吃饭
人人健康网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中企商报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