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看一看谁是时装秀的头排常客

2020-07-29 16:25: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看一看谁是时装秀的头排常客

可能每一季时尚潮流都在变 从平跟鞋到高跟鞋,从花朵图案到编织元素,从粉色到蓝色 但是秀场上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每一季新的时装系列在T台上展示时,头排的位置总是固定留给那么一些人。

他们或是顶级时尚杂志的主编或总监,或是权威时尚评论家,或是知名时尚博主,或是高端精品店的资深买手,当然,有时会有时尚博主被当季最红新人挤到第二排,但是,大体上而言,与那些昙花一现的当季红人不同,他们在头排的位置几乎是铁打的。下面就来介绍几位秀场头排常客,以及为何他们能坐到那里。看看你认识几位?

安娜 温图尔(Anna Wintour)

Anna Wintour

说到秀场头排常客,估计大多数人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这位 时尚女魔头 。出生在英国的安娜 温图尔是美国版《Vogue》的主编,她出席时装秀从不迟到,只专注工作,而且总是一派淡定从容的样子。温图尔喜欢戴一副超大号的香奈儿(Chanel)太阳镜,将她的神秘莫测隐藏在镜片的后面,有幸坐在她邻座的明星 比如大卫 贝克汉姆(David Beckham)、凯特 莫斯(Kate Moss)以及露皮塔 尼永奥(Lupita Nyong'o)等等,不管有多大牌,都会竭尽全力表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金 卡戴珊的小宝宝西北妹(North West)了,就在爸爸肯耶 韦斯特(Kanye West)刚刚在纽约时装周期间举办的时装秀上,还不满两岁的西北妹忍不住哭闹了起来。当然,坐在旁边的温图尔礼貌地把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并且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一点点距离。

爱德华 恩尼弗(Edward Enninful)

Edward Enninful

这位声誉卓着的英国造型师是顶尖超模凯特 莫斯、娜奥米 坎贝尔(Naomi Campbell)以及着名时尚摄影师二人组墨特-马可斯组合(Mert Marcus)的密友,也是顶级时尚杂志《W》的时尚总监,在整个时尚圈,好像没有人不爱他。出生在加纳的恩尼弗年仅18岁时就成为具有超高影响力的设计类杂志《iD》的时尚总监。他总是说时尚业缺乏多样性,而通过出多样化的杂志内容来改变这一状况正是他目前为之努力的目标。恩尼弗经常与《W》杂志主编,着装风格一丝不苟的斯蒂法诺 汤奇(Stefano Tonchi),以及热衷于街头风的《W》特约造型师吉尔安娜 巴塔利亚(Giovanna Battaglia)一同出现。

凯西 霍恩(Cathy Horyn)

Cathy Horyn

在短暂地离开时尚圈之后(2014年,凯西 霍恩离开了她作为首席时尚评论员供职了16年之久的《纽约时报》),霍恩以担任《纽约杂志》(New York Magazine)的自由评论员宣告回归。与着名的英国毒舌评论员苏西 曼奇斯(Suzy Menkes)一样,凯西 霍恩也以丝毫不留情面的尖刻批评着称。她曾因直言不讳的 差评 被乔治 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卡罗琳娜 埃莱拉(Carolina Herrera)拒之秀场门外,也曾被Lady Gaga反唇相讥,甚至连奥斯卡 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也忍不住回敬说她就像一个放了3天的汉堡包一样散发着腐烂的味道。但她的文字风格确实堪称独树一帜。

斯蒂芬 甘(Stephen Gan)

Stephen Gan

作为欧美一线时尚杂志中为数不多的华裔高层,斯蒂芬 甘在时装界和杂志界都享有极高的声誉。他是业界最 高产 的人士之一,不仅是着名时尚杂志《V》和《V Man》的主编,还担任《Harper s Bazaar》的创意总监并牵头创办了高端时尚杂志《CR Fashion Book》。他的风格以前卫新潮着称,因而与不爱走寻常路的 老佛爷 卡尔 拉格斐尔德(Karl Lagerfeld)以及Lady Gaga等大咖建立起了深厚的交情。

娜塔莉 马斯奈(Natalie Massenet)

Natalie Massenet

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上奢侈品时装零售商Net-a-Porter的创办者(这家电商在2010年被奢侈品巨头瑞士历峰集团(Richemont)以3.5亿美元收购),时尚出身、曾供职于《女装》(WWD)等业内权威媒体的娜塔莉 马斯奈有着行内最精准的眼光,她深谙女性消费者想要什么样的包包、鞋子和外套 不管她们是在阿布扎比还是亚特兰大。在2012年,马斯奈还被选为英国时尚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BFC)主席,因此,在紧随纽约时装周之后,由BFC主办的伦敦时装周上,多半会看到她在头排中央位置为英国品牌喝彩助威。

莉安德拉 梅丁(Leandra Medine)

Leandra Medine

知名时尚博客Man Repeller创办者莉安德拉 梅丁被称为 风格最奇诡的头排评论家 ,以大胆、有时甚至堪称古怪出格的着装风格而闻名:连身衣、繁繁复复的五彩缤纷的各色手镯套在一起,超大码短裤搭配高跟鞋 刚刚过去的纽约时装周期间梅丁的一次街拍同样闪瞎人眼 她穿着一条超级肥大的翠绿色Delpozo品牌的长裤在寒冷的纽约街头招摇过市。

弗兰卡 索萨尼(Franca Sozzani)

Franca Sozzani

多年来一直担任意大利版《Vogue》主编的弗兰卡 索萨尼不像姐妹刊美版《Vogue》主编安娜 温图尔那样行事高调,但她的一些做法却曾引起很大的争议。2008年的7月刊,她推出了 黑色版 ,整本杂志完全被黑人模特占领(在那一年,奥巴马首次参加美国总统竞选,而T台上基本上都是白人模特),这期杂志旋即被广为收藏,但在业界的反响却是毁誉参半。而她一手发掘捧红的时尚摄影师史蒂文 梅塞(Steven Meisel)在英国石油公司(BP)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为杂志所拍摄的一组时尚大片,把模特身上涂满油污,套在破旧的渔中,或是在身体上覆满黑色羽毛,片中的模特神情悲怆,如同搁浅的鱼或是濒死的鸟,绝望地倒在污浊的海水和黑黑的礁石之间,这组大片一经刊出,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弗兰卡的妹妹卡拉 索萨尼也经常出现在秀场头排,她是时装精们去米兰时必去 朝拜 的潮流时装精品店10 Corso Como的创办者。

法比恩 贝伦(Fabien Baron)

Craig McDean Fabien Baron

作为影像与打造品牌形象方面的大师,法比恩 贝伦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可能是杂志界最具影响力的创意人才。现在担任着名时尚杂志《Interview》总监的他,创作灵感似乎没有界限,从广告大片到字体设计,从香氛产品到家具,他的创意作品几乎无所不包。他经常与自己的同事,《Interview》的创意总监、着名造型师卡尔 邓普勒(Karl Templer)一起出现。

苏西 曼奇斯 (Suzy Menkes)

Suzy Menkes

时尚圈的人都知道,千万别惹苏西 曼奇斯。这位在《纽约时报》做了多年评论员的时尚圈着名毒舌最近跳槽到了《Vogue》。她的第一次看秀经历堪称传奇,当时年仅17岁的她带着扫帚和拖把,头上裹了条大手帕,假扮成清洁人员在早晨5点混进了香奈儿的秀场!绝对有勇有谋的时尚脑残粉啊!时至今日,她仍然是热情最高的业内人士之一。她对时尚圈目前博主与名人当道的现象非常不满,大肆抨击。她曾因马克 雅可布(Marc Jacobs)的时装秀晚开场两小时,而说出了那句经典语录: 我真想亲手杀了他 ,并声称有生之年再也不想见到马克 雅可布,而这位设计师的回应是 乖乖送上了道歉礼物:一件印有 Suzy Menkes kills Marc Jacobs (苏西 曼奇斯杀了马克 雅可布)字样的搞笑T恤。而且,从此以后,他的时装秀总是准时开场。所以,嗯,千万别惹苏西 曼奇斯。

安娜 戴洛 罗素(Anna Dello Russo)

Anna Dello Russo

估计大多数人认识安娜 戴洛 罗素是因为她的那些街拍照,这位日本版《Vogue》的自由身材高挑,一头金色长发,因长期练习瑜伽身形苗条又紧实。她对高档时装爱若生命,有时会从头到脚照搬当季造型,而且经常身体力行地把高定时装穿上大街。她收藏的时装和鞋子难以计数,始终奉行不变的铁则是:一套衣服决不穿第二遍。不过,安娜 戴洛 罗素在时尚方面也有过那么一两次失礼之处 2011年为日版《Vogue》拍大片时,她让化妆师用胶带将模特克莉丝朵 雷恩(Crystal Renn)的眼角向上拉起,以便看起来更像亚洲人,此举为她招致了不少批评。

格蕾丝 柯丁顿(Grace Coddington)

Grace Coddington

格蕾丝 柯丁顿,爱时装,爱猫。作为美版《Vogue》的创意总监,如果说安娜 温图尔是 阳 ,那么格蕾丝 柯丁顿就是与其相辅相成的那个 阴 ,两人合力造就了美版《Vogue》 时尚圣经 的崇高地位。在成为时尚之前,柯丁顿曾是一位红透半边天的模特,后因车祸毁容而转入幕后;而随着纪录片《九月刊》的上映,她俨然又成为一颗明星。这位传奇人物在业内拥有一众死忠粉丝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推特与Instagram当道的社交媒体时代,这位出生于威尔士的英伦时尚icon仍旧以用旧了的高级钢笔来勾画T台上的那些曼妙身影。

陈怡桦(Eva Chen)

Eva Chen

又是一位主流时尚媒体里凤毛麟角的华裔高层,而且还是这个圈子里少见的80后。也许正是由于年轻,她是最早掌握了社交媒体的能量的时尚。爸爸是上海人,妈妈是台北人的陈怡桦从小在美国长大,本来打算成为医生的她却因一次实习机会走上了时尚这条路。作为安娜 温图尔一手提拔的爱将,她先是在《Teen Vogue》担任了数年的美容总监,后又被温图尔钦点为《Lucky》杂志的主编。作为拥有数万粉丝的Instagram红人,她甚至专门在上面开设了一个 版块 ,将自己每天上班时所穿戴的配饰、鞋和搭配的包包,以及所带的水果拍照上传,让普通人也可以一窥 光鲜亮丽 的时尚世界。

卡琳 洛菲德(Carine Roitfeld)

Carine Roitfeld

曾担任法国版《Vogue》总编达十年之久的卡琳 洛菲德,现在执掌着自己的 时尚圣经 《CR》,并担任《Harper's Bazaar》的全球时尚总监。作为 法国女魔头 ,这位安娜 温图尔的老对手出现在秀场头排时走的是低调的性感风。众所周知,温图尔总是波波头大墨镜花裙子加交叉带裸色凉鞋,而洛菲德的标志性造型则是深色的中长碎发,紧身铅笔裙以及细高跟鞋(她最爱的品牌是Alaia阿拉亚)。造型师出身的卡洛琳 洛菲德生性腼腆,但她是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创意人才之一,在汤姆 福特(Tom Ford)执掌古琦(Gucci)时期,他们两人堪称黄金搭档,令这一当时死气沉沉的老牌一举成为最性感、最强有力的摩登品牌。与总是一脸冷峻的温图尔不同,洛菲德比较平易近人,总是面露笑容,连狗仔队们都喜欢她( 卡琳,来一张,拜托了! )。

苏西泡泡(Susie Bubble)

Susie Bubble

父母来自中国香港、原名苏珊娜 刘(Susanna Lau)的苏西泡泡是伦敦着名时尚博主,以不知疲倦的热情和古灵精怪的夸张衣着着称,她热爱时尚,而且从不畏惧以大胆的图案和缤纷的色彩混搭来表现这种热爱。而她并不仅仅将此作为一种消遣爱好,她在全球嗅探有才华的设计师(将新人引荐给Topshop等品牌),并且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及阿玛尼(Armani)等大牌都有合作。

张宇

Eugenie Niarchos Angelica Cheung

作为中国版《Vogue》的主编,张宇深谙国人对高级时装的热望。曾在着名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做投资银行家的张宇,如今每年要出16期杂志,以满足读者们的需求,而且每一期页数和内容比起美国版姊妹刊来都要多出很多。

伊丽莎白 冯 图恩和塔克西斯(Elisabeth von Thurn und Taxis)

Elisabeth von Thurn und Taxis

一位真正的德国公主,为《Vogue》工作?没错。图恩和塔克西斯家族是源自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古老家族,所以尽管并非执掌国家的王室,仍然被赐予了王室的荣誉;如今他们仍拥有十数亿美元的财产,和数万亩的私家森林。伊丽莎白就是这个古老家族的公主,她的妈妈格洛丽亚(Gloria)是着名的 朋克王妃 ,经常在欧洲各地开派对,参与者包括大名鼎鼎的安迪 沃霍尔(Andy Warhol)与米克 贾格尔(Mick Jagger)等等。给杂志撰稿的同时伊丽莎白公主过着童话般的生活:在北极圈开生日派对,周末消遣是捕猎野猪 与你我凡人不同的是,她可以将迪奥秀场上展示的衣服直接买走。

琳达 法戈(Linda Fargo)

Linda Fargo

作为纽约老牌高端时尚精品店波道夫 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的副总裁,琳达 法戈每次观看时装秀必坐在头排。留着标志性的银色波波头的琳达 法戈有着一双慧眼,她一手发掘了无数的新人设计师,为他们开启了职业生涯,同时,她也会为成名设计师提供建议。她曾对美国《时代周刊》这样介绍自己的工作: 每个人都想进入波道夫 古德曼。这就像被打上了优质品许可标志一样。

德里克 布拉斯伯格(Derek Blasberg)

Derek Blasbert

说起德里克 布拉斯伯格这个名字,可能没多少人知道,不过如果你喜欢看时尚八卦照片,那你会发现,这个家伙几乎无处不在 不管是时尚派对还是秀场后台,他与无数明星名人都有合照,而且Instagram上他与超模、It Girls的私照更是多到数不过来,甚至你还能看到他与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名媛一起出现,比如劳伦 桑多 多明戈(Lauren Santo Domingo)和达莎 朱可娃(Dasha Zhukova)等等。有人将这位畅销书作家和《Harper's Bazaar》、《V》、《V Man》、《AnOther》、《W》等时尚大刊的特约/撰稿人与杜鲁门 卡波特(Truman Capote)相提并论,恰当与否暂且不谈,不过他在Instagram上发的东西的确是引人着迷,让人看得停不下来。


驻马店白癜风去哪治疗
连云港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金昌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韶关白癜病医院
株洲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