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寂寞梧桐深院“毕业”

2020-03-26 02:44: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死你也无生,对死神的誓言
那些,你曾经信任的,然后伤害过你的人,如今我都要他们一点点给你还回来。

K市上空,残阳如血。萧瑟的秋风,不住地颤抖荒野中日渐枯败的草木。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学城,如今笼罩在一场莫名的恐惧之中。短短一个星期,K大四年级一个班的学生接连失踪了七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生是死?大学城内,流言四起,人心惶惶。
我要你们一生都记住她,如果有一天你们忘记了,我确信会有人来提醒你们。当然,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学府派出所接到报警后,日夜劳累的民警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他们匆匆赶到城外一处废弃的小厂房,庆幸找到了其中六个。更使人兴奋的是,几个孩子除了惊吓过度外,也没受到多大的伤害。只奇怪的是,在他们的右脸上,都被刻上了一枝玫瑰---一枝带血的白色玫瑰。当然,从他们脸上是不再能看出来的。在那丢弃的刺青工具处,角落里一张破旧的小桌上,用笔押着两张与他们脸上的刺青一模一样的图样---一枝滴着血的白色玫瑰。两张纸的空白处,分别写着一段话:
千万别忘了你们的誓言,否则,等待你们的就只是死亡。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但这一切,我都是必须做的。你们也不必再寻找什么证据和线索了,他们会告诉你我是谁,我也会告诉你们到哪找我。而你们,只要能抓住我,我愿意承认一切罪行。
第一段话,分明是留给他们六人的。第二段,是留给警察的。两段文字末,都签有“MM”。从六个孩子语无伦次的叙述中,警察终于知道了那留书人是谁---一个叫沐木的青年男子。此刻,想必他已回到了P城。对于其它的,他们的闭口不言。现场的勘测,除了一张他故意留下的照片,再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一天的奔波,邵帅带着几个手下从K城来到P城,片刻不歇地走访了沐木的交际圈,也去了沐木的住房。当然,他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此刻,他们正蹲在路边小吃吞咽着着一晚热气腾腾的米线。
邵队,他说他在P城二十里外的江桥上等我们……
邵帅将碗往桌上一扔,拉起朝他瞪着眼的老板的手,把一张五十块的钱用力拍进他掌心,笑呵呵地领着手下钻进了警车。
突然,他脑海里出现了沐木房里那惊慌失措,最终满面梨花的女孩的模样。他想了想,最终吐出了这样一句话:联络P城警方,城外二十里江桥,咱们回月光小区,接上那女孩。
此时,月色已落下。沐木的卧室里,一个女孩正红着眼慢慢收拾那凌乱的房间。客厅的沙发上,一个青年男子呆呆望着屋顶上那苍白的日光灯。在他们的脸颊,流动着泪光。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关于那个叫沐木男孩的讯息。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一下弹了起来,狠狠抹了把泪,奔过去一把拉开了门。那女孩也从卧室里蹿了出来,呆呆地注视着门口。他们看到的并不是沐木,而是一个二十七八的瘦高青年。他们都见过他,他曾跟着那叫邵帅的来询问过关于沐木的事。
你们找到沐木了,怎么样,他还好吧?
跟我走!
那年轻的警察并没有回答张郎的问题,只是看了一眼呆呆站在客厅里的女孩,然后就径直下楼去了。还未等张郎反应过来,客厅中的女孩已撞开他跟着那小警察冲下楼去了。急急掩上门,他也箭一般地朝楼下蹿去。
晃过了一辆又一辆飞驰的小车,似乎还是显得太过缓慢。在张与秦的心里,此刻已完全忘却了恐惧,剩下的便只是期待。
你,终于还是来了,真好,还能再次见到你!
在思甜把头探出车门的那一刻,沐木看到了她。当她抬起头望向他那一刻,他正对着她笑。她看到了他满面的泪,看到了他藏在眼中的温柔,也读懂了他口中无声话语。
我,只想与我的兄弟说几句话,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
邵帅看了看桥上那浑身是血的人质,再看了看那个手持匕首的青年,打量了一眼满面泪水的张郎,轻轻地说了一句,让他过去吧!
一步一步,张郎朝着桥上行去。在他的脚下,似坠着万斤的力,每一步他都踩得那么用力。此时,在他身后,已有十数个民警手举枪保持高度警惕。那女孩,只是痴痴地望着立在桥上的青年。
兄弟,我可能是要离开一段时间了,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思甜。若还是兄弟,什么都不必说,我所做的,我知道你懂。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沐木,你大爷的!
看着满面泪水却带着笑容的沐木,张郎再也无法控制的哭了出来。
我答应你……好……我答应你……
兄弟,还好有你!
再转身的那一刻,张郎也读懂沐木口里那无声的话语。他感觉自己好像被 裸的抛入了黑暗的雪地中,除了寒冷,剩下的就只是恐惧。
再见……
每一个人都看见了,沐木手中那雪亮的匕首毫无预兆就没入了胸膛,看见了他嘴角处那抹灿烂的笑。在他无力砸向滚滚江水的那一刻,在他的嘴里喊着轻轻地唤着一个女孩的名字---心儿!张郎听到了!秦思甜听到了!
人质成功解救,罪犯自尽落江,案件成功告破,各工作人员都长长的舒了口气。随行的医务人员为人质检查伤口的时候,他们惊喜的发现其并无生命危险,伤口也被简单地处理过。只要命的是,人质的生殖器被连根切除。在他的脸上,同样也刺着一只带血的玫瑰。虽然,案件还存在种种疑问,但此时也只能就此告一段落了。
兄弟,他们欠下的这笔债,只怕再也还不清了。等我,阿木!欠你的,我都帮你要回来!
这句话,他说得那么坚决,又那样寒气逼人,使得牢牢困在他怀里的思甜不禁打了个哆嗦。抬起头,她看到了他的眼神,他看着那个被抬上救护车可怜却更可恨的男子的眼神,充斥着怨毒与仇恨,似乎比失去沐木还要让她觉得可怕。
他,可是在向他死去兄弟保证?他,可是对着复仇之神起誓?这朦胧的月色下,她看到了他缓缓张开的复仇之翼,比木木背后的还要绚丽。
虽然,没有人在滚滚的河流中找到沐木,但青云山他曾亲吻过的墓碑上,究竟还是多了一张照片、一个名字。墓碑前,总会放着一束白色玫瑰,一枝燃着的香烟……

共 2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悲凉的故事,写的是一个男子为了复仇,连续伤害了七个男生,在警察找到他的时候,他完成了心愿,自尽身亡。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1-11 11:04:04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吃什么预防中风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运动扭伤用什么药
严重鼻窦炎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