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两个凯因斯

2019-10-09 03:5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个凯因斯

核心提示:2008年是全球经济史上的灾难年,金融海啸冲击世界各国,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土崩瓦解,各国汽车厂濒于倒闭,房地产价格持续下跌,2008年是全球经济史上的灾难年,金融海啸冲击世界各国,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土崩瓦解,各国汽车厂濒于倒闭,房地产价格持续下跌,深不见底,货币政策失灵。大家都在问,是不是要重演1929年起全球经济大萧条?大家无不期待英雄与天才的出现,以挽救濒临崩溃的全球经济。

凯因斯主义复活

因此,包括美国新当选的总统欧巴马、新兴经济体中国大陆、许多欧洲国家以及台湾等,都运用财政手段刺激经济,强调政府干预,并执行或计划推出各项政策。一时之间,曾经沉寂一时的凯因斯主义,又告复活。

巧合的是,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曼。如众所知,克鲁曼教授是凯因斯的信徒,有些人甚至说他「比凯因斯还凯因斯」,不仅如此,他的入世哲学、他的流畅文笔,都宛如凯因斯再世。

一时之间,世界好像有了两个凯因斯,一个是1930年代起扭转人类命运的已故凯因斯,他的理论现在又被拿来做为救世良方;另一个是极力在这个艰难时刻力挽狂澜的凯因斯传人克鲁曼,他的思想、他的做为,像极了救世主凯因斯。

凯因斯(J.M Keynes)出生于1883年,死于1946年,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已经是125岁了。不过,他的理论一直没有死去,不但是1929年至1930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救赎,在随后的日子里,也随着景气的良窳而载沉载浮,景气好的时候,自由主义当道,景气不好的时候,凯因斯又从棺材里被抬出来。

西方的经济学思想,起源于「重商主义」,主张靠着贸易顺差赚取国家财富,因此对内要保护国内产业,对外要实施严格的关税,因此衍生出「保护主义」。这种重商主义,到了亚当.史密斯时代,受到严厉的批判,亚当.史密斯认为,资本主义的根本,应是自由竞争与自我调节,他反对国家干预经济,主张放任;他的「国富论」一书,被视为经济学的圣经,也建立了「古典经济学」。国内的企业家中,大同公司的创办人林挺生即坚定信奉「国富论」,事业经营与学院讲学,都大力推崇与实践亚当.史密斯的理论。

亚当.史密斯之后,许多经济学家提出了上述经济理论的延伸与修正,被称为「新古典学派」,主要是强调供给与需求,两者达到平衡时

,整个市场就达均衡状态。此理论曾广泛的被各国采用,但在通行世界多年后,终于毁在1929年起的经济大萧条。

1929年起的大萧条,美国股市大崩盘,失业率高达25%,等于四个家庭就有一个家庭失去工作,流浪汉充斥街头。这时凯因斯出版了「就业、利偻与货币一般理论」,他否定了新古典学派对供给的看法,认为供给会创造出需求,他认为资本主义常常处在小于充分就业的状态,并主张国家应该干预并调节经济。简单的说,就是利用国家财政政策,提高需求,以达充分就业。

美国总统罗斯福使用凯因斯的理论,实施所谓「新政」(New Deal),让凯因斯的理论大放异彩。新古典学派的理论是「自由放任」,但是,经济大萧条时,不是没有商品,而是没人买得起,例如,供货商只好天天把过期的牛奶倒掉。罗斯福提出一连串的干预措施,让工人组工会、达成劳资协议,政府出资保证银行不会倒闭,把失业的人找来挖马路,挖后再埴补回去等等,总之,是一连串违反放任的作法。

凯因斯的理论加上后来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的存货消化,就业提高,使经济走出阴霾。随着时间的推移,凯因斯的理论,也陆续被做了修正与补充。但到了70年代的石油危机,不论是融合古典学派与凯因斯理论的新古典综合凯因斯学派,或是号称正宗凯因斯传人的新剑桥凯因斯学派,全都破功,提不出有效的解决对策,而由货币学派等崛起,「货币至上」理论盛行,全面反击凯因斯的政府干预学说。[page]

推崇凯因斯的克鲁曼

19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也曾试图以财政手段解决经济困境,但并未成功,一时之间,凯因斯的理论,似乎已经被送进坟墓。但到了21世纪的现在,大萧条的阴影再起,凯因斯又被从坟墓里挖出来,加上保罗.克鲁曼得到具指标效应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言行、他的思想,酷似凯因斯,不禁让人有时空错置之感。

事实上,凯因斯绝对有资格拿诺贝尔奖,只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迟至1969年才设置。2008年10月13日,瑞典皇家学院宣布,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学者保罗.克鲁曼,以「贸易模式与经济活动区位的分析」获得殊荣。

学术界认为,克鲁曼名满天下,不但学术成就卓越

,更是拥有广大读者与影响力的专栏作家

,摘下诺贝尔桂冠,是名实相符。

但是,在金融海啸最严重、失业率持续攀升的时候,人类又面临一次潜在经济萧条的此刻,皇家学院将这个大奖颁给推崇凯因斯的克鲁曼,绝对有特殊的意义。

克鲁曼现年55岁,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创立以来第三位年轻的得主,目前担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与国际事务教授,更让人熟悉的身分,则是「纽约时报」专栏作家。

克鲁曼生于纽约长岛犹太家庭,早年醉心历史,后来进入耶鲁大学主修经济学,在麻省理工学院得到博士学位,进入普林斯顿之前,曾任教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伦敦政经学院、史丹福大学。

克鲁曼天才早发,26岁时发表改变国际贸易研究的关键论文,1991年获得美国经济学会的克拉克奖章。让克鲁曼爆红的是,他在1994年底于「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发表「亚洲奇迹的迷思」一文,准确预言东亚与东南亚经济繁荣仅是资本与劳动力膨胀之下的假象,难以为继。两年后的确爆发亚洲金融风暴

,印证了克鲁曼的预言,使他声名大噪。

「入世」的经济学大师

2008年是人类的灾难年,自由放任的金融管理体制,让华尔街人士为所欲为,经过一再的包装,将各项衍生性金融商品销售到全世界,高度的杠杆操作肆意吸金,华尔街人士却坐拥高薪,与台湾当年的鸿源集团何异?经济学者更是全神贯注,火力全开。人类又面临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考验,这种风暴也冲击到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不再对自由市场理论情有独锺,终于奖落克鲁曼,也等于是诺贝奖评审委员们对于濒临失控的金融自由化之反思。

当前,美国政府已经把联邦基金利率调降到接近零,各项调节经济的工具也显得力不从心。事实上,早在2007年8月,次贷危机刚爆发不久,克鲁曼已预见今日美国政府面对市场紧缩一筹莫展,他在纽约时报的专栏上说,「当市场流动性枯竭时,正规的政策工具也将无用武之地」。

克鲁曼对布什政府的外交与内政政策的批评,十分严厉。他认为布什政府崇尚自由经济理念,财政政策松散,种种失策导致全世界陷入金融风暴。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表示,「克鲁曼不仅是一位学者,也是意见领袖」,美国财星杂志则称他是「自凯因斯以降,文章写得最好的经济学家」。

那么,这位「入世」的经济学大师,对当前的经济困境提出什么药方呢?

他认为,经济糟归糟,但不致于重演大萧条,然而,我们却已不折不扣的进入了「萧条经济(depression economics)」领域,这意味当前情势很像1930年代,尤其是联准会透过降息来提振经济的作法,已失去牵引力。当萧条经济蔓延之际,经济政策的通常规则不再适用,美德变成罪恶,俭约成了愚昧。

美德变成罪恶、俭约成了愚昧?听来多么的惊世骇俗。

克鲁曼举1937年的例子说,当年罗斯福总统一度仓促的试着去平衡预算,但却差一点毁掉了「新政」,现在,许多人怕扩大政府支出会让政府债台高筑,但是,承平时代确实应该要担心赤字预算,财政是我们在危机结束后必须重新学习的美德,但萧条经济蔓延之际,这项美德变成了罪恶。承平时代朴素和俭约是好事,但当前环境下,即使做错也要错在做太多而非做太少,如果经济振兴计划导致经济过热而有引发通膨的疑虑,联准会可轻而易举的用升息来压制这个威胁,但如果振兴经济计划规模太小,联准会根本无力填补这个缺口。

克鲁曼的这种说法,让人想起凯因斯的名言:「长期而言,我们都死了」。两者颇有神似之处。

政府的果断出手,可给予人民信心

克鲁曼大力赞扬英国首相布朗,因为英国政府比布什政府更勇于面对此一风暴,也更果敢的拿出对策,最早表态英国所有大银行、大企业不能倒。克鲁曼认为,政府的果断出手,可给予人民信心,民众需要的是立刻行动的政府,官员要有胆识及担当,胜过需要智慧与谨慎。

这些话,乍听之下,好像是对新上任的马政府与欧巴马政府讲的。他甚至鼓励欧巴马政府要敢于向国会开口,新政府应该有这胆识提出更大规模的振兴计划,因为我们已经置身在如果向传统俭约观念屈服,就会招致极度危险的环境。

十个经济学家,有十一个意见。克鲁曼的理论,是否是当前全球金融大海啸的救命方舟,还需时代验证。但是,在这乱世,我们的确需要非常的做法,需要英雄与天才,至少,我们需要执政的当权者,多展现胆识与魄力。[page]

如何做微商城
微商城登陆
附近小程序怎么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