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九龙神鼎 第756章 吓破心肝(三更)

2019-10-17 22:0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龙神鼎 第756章 吓破心肝(三更)

然而,赵英豪却冷笑道:“现在才高兴,是不是早了点?别忘了,夺魂殿的长老,还没对其前十进行考察呢!”

此话令袁家之人顿时僵硬,他们的确高兴过头,怎么差点将此事给忘记?

“恭迎廖长老!”赵英豪和酒糟鼻中年走上擂台,朝着武道场的幕后,大声道。

袁家主脸色微变,也立刻上前,单膝恭迎。

破军在台下,脸色凝重:“糟了,事情恐怕不太妙,那个廖长老,与炼丹联盟私底下有不少瓜葛,尽管他不会影响比试的公正,可考察方面,却是他说了算!”

“如果他觉得赵寅天资比较出众,那么我们两方此次的赌约,便算是不输不赢,我们得不到街市,他们也得不到那个老头。”

方才还欢欣鼓舞的袁家人,顿时脸色沉下去,喜悦被冲刷了大半。

苏羽眸光微凝,廖长老?不会那么巧吧?

在众人恭迎中,一朵魔云从天上落下,一个浑身黑袍的干瘪老者,自魔云之中走出来,含着淡淡微笑,俯瞰全场。

“参见夺魂殿长老!”全场武者,无一不恭敬非常,齐声恭迎。

对于这种场面,廖长老似乎十分受用。

当目光落在台上,瞥了眼昏迷不醒的赵寅,还有脸色发白的赵英豪,眉尖一挑,电石火花之间将事情分析了个七七八八。

“怪哉,难道炼丹联盟的赌约输了?赵寅都败得这么惨,是袁家出了一个狠角色不成?”廖长老心念电转。

同时,他扫视了一眼袁家方向,在人群中,蓦然间,发现了一个苍颜白发的老头,瞳孔一缩,燃烧贪婪的火焰,仿佛看见了滚滚而来的晶石。

上次苏羽身戴斗笠,他并不知道,苏羽已经从少年之身,衰老到如今老头状态。

紧紧锁定苏羽,他甚至忍不住此刻就动手,将其给生擒。

可,正自打量苏羽间,便对上了对方的眼神。

从容,淡定,有着无敌于天下的自信。

这双眼睛,似乎有些眼熟。

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有这么好看吗?”声音极其突兀,从其脑海中陡然发出!

正在打量的廖长老,浑身剧颤,心中惊恐万分:“主人,哦,不,公子,是你?你在哪里?”

这是苏羽在用那丝灵魂印记与之对话。

苏羽淡淡道:“你不是正看着我么?”

看着你?廖长老浑身一颤,重新万象苏羽,对方正似笑非笑望来。

“是,你是主人?”廖长老盯视着苏羽的眼睛,不敢相信道。

苏羽淡淡道:“恩,身体出了一些状况,因此成为老年之身,怎么,你在找我?”

真是他!

廖长老一头撞死的心都有,哭道:“公子,您老人家提前跟我说下啊,我小心肝都被你吓没了。”

还以为找到了中州的通缉犯,能赚取几千万晶石,可谁料到,找到的居然是那头小煞星!!

对,就是一头小煞星!

他正欲通过灵魂解释,忽然间,赵英豪古怪道:“廖长老,您没事吧?”

廖长老忽然浑身抽搐,像羊癫疯一样,令他一头雾水。

苏羽皱了皱眉:“罢了,先将眼前的事情摆平再说。”

廖长老如蒙大赦,看了眼苏羽和袁家人的位置,心中了然。

回过身,廖长老道:“前十名都上来,本长老一一考核。”

袁家主和袁家之人的心都沉下去了,这所谓的考核,其实就是以公谋私。

若非忌惮对方身份,袁家主恨不得当场跟对方讲道理。

可,夺魂殿的长老,那是能讲道理的?

一众人重新回到擂台,按照名次顺序依次排好。

他从第十名看起,目光锐利,有若洞察秋毫:“不行。”

走过第二个,淡漠摇头。

第三个,摇头。

第四个..

一如既往,几乎没有人能从后期考察中被看重,一个人的武道实力,其实就是各方素质的综合,基本能决定一切了。

直到第八个,排名第三的袁婉碧。

她心中微微跳动,努力露出淡然姿态,美艳无比,希望能让外表为自己增色。

廖长老走过她,微微迟疑,这个袁家人,该不该帮一把?

但想想,觉得不妥,若是主人希望他帮助的话,不会一言不发。

这一短暂的逗留,令全场之人的心揪住,难道..

袁婉碧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

“不行!”廖长老面无表情,擦干而过,只剩下微笑凝固的袁婉碧。

接下来就是赵寅。

袁家主默默一叹,该来的还是要来,以赵寅的修炼天赋,即便他是廖长老,也很难忽略这个天才,他被额外选中,是合情合理之事,其实也算不得炼丹联盟偏心。

赵英豪则长舒一口气,还好,赵寅在武道一途十分争气,没给他丢脸,眼下算是扳回一句,虽未赢得那个老头,却也保住了街市。

若当真失去一条街市,炼丹联盟的损失难以估量,甚至伤到元气也说不定。

他们的想法,与全场武者想法类似。

然而,下一刻,令所有人错愕的是,廖长老全然无视躺在地上昏迷的赵寅,直接来到第一位袁莹莹身前,满面微笑,赞许道:“不错的小姑娘,以三晶半仙的修为,越级战胜二晶飞仙,这在夺魂殿,也只有历史上那些有名的弟子才做得到,我很看好你,到了夺魂殿

,你若坚持不懈努力,他日突破飞仙,我可将推荐进入内门的名额给你。”

什么?他把赵寅丢在一旁不管就算了,居然,居然对袁莹莹大加赞赏。

最后,令所有人瞳孔一缩的是,廖长老,竟然要推荐他进入内门!

内门,对于苍山岭诸多势力而言,相当于一个传说。

传说,进入内门的弟子,日后飞黄腾达,最少都是神主大能修为,再不济,混个后期飞仙也轻而易举。

能进入其中深造,无一不是人中之龙。

可最重要的是,进入内门需要推荐!夺魂殿的外门长老,每一个人手中都有一个推荐名额。

这个名额,他们也往往只会给自己的记名弟子,绝不会交给外人。

哪怕是炼丹联盟,都绝对没有这种待遇!

众人心头宛如五雷轰顶!

夺魂殿的廖长老,今天是撞邪了吗?

他跟炼丹联盟私交极好,并不是什么秘密。

可今日将赵寅丢在一旁,反而对袁家施了天大恩惠,这,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止他们,身为当事人的袁家主,袁家核心长辈,全部呆若木鸡。

事情的发展天马行空,让他们凌乱无比。

袁家主瞪大了眼,怀疑这位廖长老是不是早上出门,忘了吃药?

赵英豪也呆住了,廖长老这是玩什么把戏?难道是欲擒故纵?

袁婉碧也呆住了,内门,妹妹要进入内门?从此一飞冲天!

即便是上官家族,也未必比得上夺魂殿的内门!!

她仿佛看到,妹妹一飞九天,从此展翅高扬,而她只能如凡人一般,站在地上,仰望着她。

真如妹妹所说,终有一天,她会仰望着妹妹,请求她认自己这个姐姐。

袁莹莹表现则十分淡定,似乎经历了太多惊喜,心绪反而宁静。

“多谢廖长老抬爱,莹莹感念于心。”袁莹莹盈然施礼。

廖长老呵呵微笑,心头则道,公子,我表现得还可以吧,袁家人的面子算是给足了。

然而,好死不死,偏偏有人不合时宜的开口。

“廖长老,您似乎还未考察过犬子,赵寅。”赵英豪适时提醒。

廖长老面色一僵,心中恼怒,道,这家伙怎么不带颜色呢?没见老子装孙子?

心中一狠,廖长老沉声道:“谁?赵寅?这个被打得昏迷的货色?被人越级打败,这种天才,我夺魂殿可不敢要!”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茫然了。

是不是袁家给了巨大好处,让廖长老转头到袁家?

这下,赵英豪总算知道,廖长老不是什么计谋,而是真真实实的倒向了袁家。

正欲争辩什么,却发现廖长老正背对台下,对他悄悄使眼色,十分忌惮的样子。

赵英豪心中一震,他被人挟持了,还是台下有可怕的高人,令廖长老不得不如此?

心中惊动,赵英豪将到嘴的话缩回去,心中略微好受一些,总算廖长老不是投入了袁家,而是事出有因,事后在询问具体情况。

袁家主心思活路,微笑道:“赵英豪,既然如此,我们的赌约,是否该凑效了?”

闻言,赵英豪心中耻辱,大恨无比,死去一座街市,袁家必定羽翼丰满,再想压制会有不少困难。

可如今廖长老受到人胁迫,无法援助,只能先吞下这口恶气。

“我找某人说话算话,拿去!这是这座街市的所有地契。”赵英豪将一大把地契扔了过去。

袁家主笑眯眯的接住,心中前所未有的畅快。

被打压半个世纪,总算狠狠扳回一局。

“我们走!”赵英豪暗怒不已,带着赵寅离去。

离开之前,深深望了眼袁莹莹,还有苏羽。

一个是袁家的绝世天才,一个是中州通缉之人。

两个人,都要死!不惜一切代价!

...

焦作治疗阳痿医院
唐山白癜风好的医院
亳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焦作治疗早泄方法
唐山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