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阿佤亾民唱新歌

2019-10-09 01:29: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佤人民唱新歌

阿佤人民唱新歌

阿佤人民唱新歌

刚刚过去的去年五六七月,我在银川与我的宿命那本书《西海固史》继续鏖战,修订并正名为《西海固通史》在宁夏出版。因为来了银川,我心里一直装着一件事,践约快去践约,与我在上神交的梦中情人会面,虽然我们相识不到一年,她纯情若水,透明甘甜,犹如赤子,令我艳羡。

终于可以挤出时间了,次子开车送我去她的住地宁大校区。老朋友屈文焜住在宁大。我欲先通过屈找她,找到屈,屈多年也少见面与晤谈,改变了我的行程,留住在他家畅谈海聊

,然后又是革命就是请客吃饭。吃完饭,屈找出一个很小的陈旧的通讯本(屈多年以前曾在宁大工作),找出她的,试着打了一下,果然通了,果然是她。本来我们的会面设计得很罗曼蒂克,我们之间互相有一个惊喜。因为在屈与她的通话中,不容易说清,只好报上我来了。

通完,屈陪我去找她家。离她家宿舍区老远,她站在那里迎候。她一见面就拉住我的手,在她家里,我们也不时拉着手,我想儿子怕也有点吃醋吧

。我与儿子进了他家——宁夏人格品行社会稳定的区宝王庆同先生的家。

他的夫人给我与儿子端上了西瓜。我偷偷地观察了很贤惠,年轻时,应该很李香香。我自从结识我的梦中情人后,我一直研究琢磨他与他的家庭,估价他的真实性。我们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畅聊着诉说着。我不断发问我对他感兴趣的问题,加深对他的了解。

王庆同先生牵着我的手,去看他的书房,指点那个地方是他逝去的爱狗乐乐的酣睡之地。继续谈着他的农民朋友。他领着全家刚从盐池他的落难再生之地回来,他说他或许再没有精力回去。他拿出与农民朋友的合影,我们两人感叹农民太苦了,与王庆同先生相比,比他小的农民朋友苍老得令人吃惊与无语。

一年前,我们互不相识。我与王庆同先生相识是结缘于他的大着《毕竟东流去》。我在宁夏上读到《毕竟东流去》的出版信息,向他索要《毕竟东流去》拜读。这是我在上的感想节录:

读了《《毕竟东流去》印象最深的最感人的最让人回味的一句话是,“下着小雨,我站在沙丘上喊‘乔贵银,乔贵银,你看谁来了?’他从土房里慢吞吞踱出来……”,充分表现了王庆同的人格魅力,没有污染的人性,他与乔贵银没有污染的人与人的关系。重情谊,重朋友,重人生。王庆同有一颗赤子之心,爱人。最难能可贵的是,贫贱落难时如此,身份地位变化为教授,依然如此。

我们的罗曼蒂克:

徐兴亚:某一天,在银川,“王庆同,王庆同,你看谁来了?”,那个呼唤者,或许会是我。

王庆同:欢迎您在门口喊“王庆同,王庆同,你看谁来了?”我一开门,未谋面的老徐!我相信我能一眼认出您。 怕影响王老的休息,我主动告退了。王老提出晚上要请我吃饭。我一再婉言谢辞,说下一次,不许。他一再追问,说你晚上有约会,我也是不说假话的人。那为什么不来。在这样真诚的老人面前,自己只好领受。我又要了一本关于他的新书《四十七岁才开始》(他的学生为他编的书)。儿子也想要,他不忘问我儿子的名字,傍晚,签好名字的书已经放好了,戏剧性的是长子送我去他家。

酒楼在宁大的南面,屈文焜先生也被王老诚恳相邀。饭桌上,王老又给我们谈了自己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听了很感慨。他一再让菜,替你捡菜,说要把菜吃完,不能剩下,我们吃得都很老实实在,在这样一位老人面前,没有什么可做作。他有农民的纯朴勤俭憨厚。他说,他请盐池的亲戚朋友都在这个湘菜酒

面前的这位传奇人物,知识分子的本色不改,中国农民的优秀品质再添。使我想起一段名言,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王庆同先生应搭界。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成为今日中国大众的梦中情人。

没有包上雅座,这个酒楼的大厅很嘈杂,,说话都听不清。但是,我一想起这局饭,就立即想起《阿佤人民唱新歌》的欢快旋律

。文无定法,就拿这个歌名当题目吧。络对于文字是一个自由的世界。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要回请王庆同先生“阿佤人民唱新歌”了,又是人生的一个约定,要去践约。

微店怎么经营
个人微信如何开店
微商城登录
分享到: